风凌天笑骂了起来,“你个臭小子,别拿话激我行不,这事情还是我去搞吧,兵部,的确也该强硬一些了呢!”

    “谢师傅。”刑战笑着开口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少给我来这一套,说,什么时候来看紫蝶,要不就安排在今晚上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电话怎么又没信号了?这破电话……”邢战煞有介事的说着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程普看着刑战,目瞪口呆,还能有这种骚操作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六月三十日。

    距离建军节,还有一日之遥。

    周府,

    上千亩的府内,满满的都是人。

    提前赶到的四相四圣,还有下属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们全副武装而来。

    这么大规模的军事行动,顿时引起龙潭方面人士不满。

    有人直接找到了兵部,指责刑战擅自带兵入京,罪当凌迟。

    可是却被风凌天挡了会去。

    风凌天振振有词,明天建兵节,极北战域将士,有表演项目,来京是兵部计划,不涉及个人行为。

    接着风凌天反击,明天建兵节,可是龙潭的人却大批进入燕都,这做何解释?

    按照对方的理论,是不是有些人也该砍脑袋了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府,

    刑战和四相四圣坐在大厅里,看着电视上风凌天侃侃而谈的样子,,刑战差点笑岔了气,

    “师傅这嘴皮子功夫,倒是越来越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风紫蝶在旁边,狠狠瞪了刑战一眼,“有本事这话儿对我爷爷面儿说去。”

    邢战缩了缩脖子,再也不敢发一言。看着形战那憋屈的样子,玄武众人都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东圣华歆看着玄武,低低问道,“玄武兄,我怎么有点看不明白,邢哥怎么好像很惧怕紫蝶姑娘呀?”

    玄武附到了华歆耳边低低说了一阵,华歆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,“原来是这样啊!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风紫蝶过来给华歆续茶,华歆赶紧捂住酒杯说道,“我自己来,就不烦劳二嫂了。”

    四相四圣其余几个人齐声开口,“对对,就不烦劳二嫂了,我们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胡说些什么呀?”风紫蝶羞恼的喊了一句,然后狠狠地瞪了刑战一眼,“都是你。”

    邢战目瞪口呆,怎么一声不吭也能躺枪啊?

    看着刑战那憋屈的样子,众人哄堂大笑。

    风紫蝶再也呆不住,捂着俏脸转身跑开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白雨洁款款进来,看着众人笑道,“今天你们吃什么?我给你们做。”

    华歆笑着开口,“大嫂,我们想吃手擀面……”

    大嫂?

    白雨洁一下子愣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现在所有人都愣在了那里,还是玄武反应快,他赶紧捅了捅华歆,华歆这才反应了过来,赶紧改口,“嫂子,我们想吃手擀面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林莺白了华歆一眼,“就你馋,没看到嫂子怀有身孕吗?”

    “嫂子怀孕了?这太好了,什么时候摆满月酒?这一次说什么都不能错过。”华歆惊喜的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足三个月,还早着呢!”刑战哭笑不得开口。

    华歆看着刑战,不满意的说道,“我说邢哥,我大侄子到现在,怎么才三个多月,你回来这大半年,都干什么去了?”

    刑战:“……”

    白雨洁也是臊得俏脸通红,再也待不下去,捂着俏脸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夜,

    渐深,

    可是周家却灯火通明,

    极北战域众将士推杯换盏,喝的正爽。

    “敬凌哥。”

    所有将士起身,端起酒杯,朝着刑战邀举。

    “敬兄弟。”刑战手里酒杯,朝众人举起,声音沙哑喊了一声,一仰脖子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刑战和众兄弟开怀畅饮的时候,

    孙府。

    一个身着黑布长衫的老者,看着面前的一口棺椁,脸色铁青,嘴唇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天毒,

    左慈。

    “常晓。”左慈喉咙里,发出一声凄厉的嘶鸣。

    常晓,名义上是左慈的弟子,其实是他和侄媳妇爱情结晶,所以左慈对常晓,那是关爱有加,才让他年纪轻轻就有了如此修为,可是没想到,竟然被刑战直接拍死。

    左慈手扶棺椁,咬牙切齿的说道,“常晓,你放心,我一定拿邢战的人头,来祭奠你的亡灵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七月一日,

    冲蛇煞西,

    劫煞,趋五福,

    建兵节,

    到!

    燕都,

    星光大街,

    阅兵式,依例,在此举行!

    参加兵演的队伍,整体罗列在大道上,肃穆而庄严。

    往年,来参观兵演的群众,早就集满道路两旁,期待观赏这一年一度的盛大仪式。

    可是今年,道路旁,只有寥寥几个人。

    溯风起,狂沙飞舞,

    挥动漫天乌云狂卷。

    不是一个好天气。

    但是这却不是来人稀少的原因!

    人烟稀少的真正的原因,是因为大家都知道,今天这场阅兵式非同往年,牵涉到太子和次皇子继位资格之争,很有可能就是一场腥风血雨。

    为了看一场热闹,却丢了了性命,任谁也不愿意付出这么大的代价!

    星光大街上人烟稀少,但是隔一条街的杨林大街街道上,却有不少龙潭精英守在那里。

    他们名义是协助卫戍兵维持阅兵式治安,但是大家谁都明白,这其中暗藏天大杀机。

    维持治安的任务,什么时候旁落到了龙潭手里,这,分明就是一个阴谋。

    杨林大街,街道中央,凌峰酒店。

    酒店已经被戒严,严禁闲杂人等出入。

    酒店,帝王包间里面,

    只有寥寥十数人,

    但是那包间中的杀意,却浓郁到近乎实质,

    很明显,在场的人中,哪一个都不是简单善于之辈。

    其实明眼人一看在场那些人的座次,就知道那些人的等级。

    门口,恭立一人。

    那,分明就是燕都龙潭总潭主,熊天启。

    在龙潭,熊天启地位多么尊贵,可是在这个地方,竟然连坐下的资格都没。

    有也是,就连孙家孙忠孙王爷,也只是坐在最靠近门口的位置。

    那个位置,分明是所有位次中,地位最低的一个位置。

    在他上首,一个老者坐在那里,一声不吭,但是神色却甚是倨傲。

    孙忠对老者,却是面色恭敬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老者非是旁人,正是天毒,左慈。

    身为七圣中人,天毒左慈,有资格享受这份荣耀。

    。

霸天战神刑战白雨洁《 第440章 七月一日,到》无弹窗在线阅读:http://www.pgxs.net/book/8870/7527323.html
章节目录

霸天战神刑战白雨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苹果小说只为原作者老虎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虎并收藏霸天战神刑战白雨洁最新章节